关键字:  
最新征文 ·从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视角中研究群众路线
·毛泽东“中国梦” 的当代价值
·毛泽东对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贡献
·毛泽东是反腐倡廉的楷模
·毛泽东的群众路线与习近平人民主体思想的时
·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拓者
当前位置: >  > 毛选著作 >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 > 第六卷 >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六)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六)

作者:   来源: 点击:: 日期:2005-08-25

对《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稿的修改和给周恩来的信(一九五六年一月七日——九日)
毛泽东等祝贺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电报(一九五六年一月十日)
给齐吉树的信(一九五六年一月十四日)
关于控制高级社发展数目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一月十九日)
在关于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发出的号召(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日)
对达赖喇嘛祝贺新年电报的复电(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一日)
对班禅额尔德尼祝贺新年电报的复电(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一日)
关于注意研究解决小学教师待遇低等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四月十一日)
写在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初稿后面的一些文字(一九五六年一月)
对廖鲁言关于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说明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五日)
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解放生产力(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五日)
关于发表宣传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社论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六日)
给宋庆龄的信(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六日)
给黄宗[氵晋]的信(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六日)
给许志行的信(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六日)
对统战部关于民主党派若干问题的请示报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八日)
关于建立青年生产队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八日)
对周恩来在政协二届二次会议上的政治报告稿的修改(一九五六年一月)
关于检查同苏联专家、顾问关系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一月三十日)
在汪东兴关于江西部分农村合作化发展情况报告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二月十三日)
给刘松林的信(一九五六年二月十四日)
吊唁杨树达逝世的电报(一九五六年二月十六日)
对学术问题的不同意见不应禁止谈论(一九五六年二月十九日)
转发江苏省农业高额丰产会议情况报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二月十九日、二十日)
关于发表郭沫若访日诗篇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二月二十四日)
对中央转发广东省委关于镇反工作报告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六年二月)
关于召开第二次防治血吸虫病会议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三月三日、五日、七日)
毛泽东等吊唁贝鲁特逝世的电报(一九五六年三月十三日)
关于公布农业生产合作社示范章程的命令(一九五六年三月十七日)
给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书记拉科西的信(一九五六年三月二十八日)
对中央所拟各地经济工作汇报提纲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六年三月三十日)
对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勤俭办社的联合指示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三月三十日)
对《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六年四月二日、四日)
对彭德怀关于保卫祖国的战略方针和国防建设问题报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四月二日)
同意将南京军区划分为南京、福州两军区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四月四日)
接受丹麦大使格瑞杰生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六年四月十日)
对中央就战犯处理问题征求意见的通知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六年四月十一日)
关于请中宣部讨论对待苏联科学的教条主义态度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四月十八日)
祝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的电报(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日)
为印发徐运北关于消灭血吸虫病问题的报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日)
给毛宇居的信(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日)
给毛华珠的信(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日)
给毛泽荣的信(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日)
论十大关系(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倡议实行火葬(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七日)
给贺果的信(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九日)
中央转发中央代表团关于当前西藏动态和代表团工作情况报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五月八日)
公布关于县、市、市辖区、乡、民族乡、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额等问题的决定的命令(一九五六年五月十二日)
中央关于各省市区党委向中央汇报工作的具体安排的通知(一九五六年五月十四日)
写在湖北省财贸工作汇报提纲后面的文字(一九五六年五月)
中央关于各省市区党委向中央汇报工作的补充通知(一九五六年五月二十日)
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一文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六月八日)
接受巴基斯坦大使阿哈默德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六年六月十三日)
中央关于农业生产合作社要注意多种经营的通知(一九五六年六月十四日)
对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示范章程中一处带原则性修改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六月二十二日)
接受罗马尼亚大使尼古拉·乔洛尤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关于公布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示范章程的命令(一九五六年六月三十日)
毛泽东等祝贺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周年的电报(一九五六年七月九日)
关于批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委员会组织条例的命令(一九五六年七月九日)
关于国庆阅兵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七月十三日)
对中央转发王观澜关于江浙农村情况报告的批语稿的修改(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二日)
关于变更区一级自治区和建立民族乡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三日)
对中共八大政治报告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六年八月、九月)
对《中国共产党章程(草案)》的修改和批语(一九五六年八月、九月)
对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建议草案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八月、九月)
给曹云芳的信(一九五六年八月十一日)
关于支持埃及收回苏伊士运河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八月)
给达赖喇嘛的信(一九五六年八月十八日)
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一九五六年八月二十四日)
在欢迎老挝代表团宴会上的讲话(一九五六年八月二十五日)
对修改党的章程报告稿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八月二十七日)
在中共八大预备会议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提纲(一九五六年八月)
对彭德怀在中共八大发言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六年八月三十日)
对李立三在中共八大发言稿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八月三十日)
毛泽东填写的中共八大代表登记表(一九五六年九月)
关于修改和播发加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指示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九月五日、十二日)
对陈绍禹不能参加党的八大的电报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九月十日)
对周恩来关于发展国民经济第二个五年计划建议的报告稿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三日)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五日)
接受埃及大使拉加卜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七日)
给黄炎培的信(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七日)
对周扬在中共八大发言稿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一日)
关于讨论和修改中共八大政治报告决议草案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二十七日)
同蒙古人民革命党代表团的谈话和印发谈话记录的批语(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二月)
对尼泊尔国王马亨德拉祝贺中尼协定签订的电报的复电(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五日)
关于公布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组织简则的命令(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六日)
在欢迎尼泊尔首相阿查里雅宴会上的讲话(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九日)
为鲁迅迁葬墓碑题词(一九五六年)
在欢迎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宴会上的讲话(一九五六年十月二日)
在苏加诺总统为印尼建军十一周年举行的宴会上的讲话(一九五六年十月五日)
为北京日本商品展览会题词(一九五六年十月)
给戴毓本的信(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三日)
对金日成关于志愿军赴朝参战六周年贺电的复电(一九五六年十月二十七日)
毛泽东等祝贺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三十九周年的电报(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六日)
关于合作社养猪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一月)
纪念孙中山先生(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关于团结党外军人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三日)
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小组长会议上的发言(一九五六年十一月)
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的总结发言(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关于土特产品收购工作和统战工作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在中央给周恩来的电报稿上加写的话(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三十日)
对《民建一届二中全会批评章乃器的一些情况》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
对邓子恢关于龙岩县农业合作社若干问题的报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三日)
给黄炎培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四日)
给周世钊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五日)
给贺果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五日)
对浙江执行侨务政策情况报道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八日)
给杨开智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给毛春秀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关于军事系统向中央汇报工作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四日)
对中央关于西藏问题复电稿的修改和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转发南京军区党委关于密切军队和地方关系的报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给黄炎培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给杨开英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对邓子恢关于撤区并乡试验情况报告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关于上海天主教工作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关于社会主义改造完成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对中央转发统战部关于加强地方政协工作意见的指示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对中央转发广东省委关于退社问题报告的批语稿的修改(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关于援助埃及军事装备问题的批语(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给周世钊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对《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稿的修改(一九五六年十二月)
关于登载高士文章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一月三日)
印发江苏省委开展增产节约运动报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一月四日)
关于在公私合营企业中进行肃反工作的意见(一九五七年一月五日)
对《评艾森豪威尔主义》一文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一月五日)
邀请伏罗希洛夫访问中国的信(一九五七年一月六日)
印发《我们对目前文艺工作的几点意见》一文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一月七日)
给臧克家的信(一九五七年一月十二日)
为刘胡兰烈士陵园重写的题词(一九五七年)
为洞头岛烈士墓纪念碑题词(一九五七年)
在公安部关于处理在押病残战犯报告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二月二日)
对邓子恢关于按原定计划动工修建三门峡水库的报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二月六日)
给黄炎培的信(一九五七年二月十一日)
对中央关于一九五七年开展增产节约运动的指示稿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二月十五日)
给《东海》文艺月刊编辑部的信(一九五七年二月十五日)
对日本战犯榊原秀夫亲属来信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一日)
关于调查河北涿县尚庄乡联盟农业合作社问题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四日)
对彭德怀关于外出检查军事工作的报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五日)
对军委关于军事系统向中央汇报工作问题的报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五日)
如何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讲话提纲)(一九五七年二月)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
在第十一次最高国务会议作结束语的提纲(一九五七年三月一日)
关于中央负责同志的肉食供应问题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三月四日、四月六日)
给班禅额尔德尼的复电(一九五七年三月六日)
关于同意甘孜藏族自治州继续进行民主改革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三月七日)
对《中共中央关于处理罢工、罢课问题的指示》(修正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七年三月八日)
在宣传会议上讲话(提纲)(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二日)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二日)
对《中央关于传达全国宣传工作会议的指示》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三月十六日)
关于加强学校思想政治工作问题给周恩来等的信(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七日)
坚持艰苦奋斗,密切联系群众(一九五七年三月)
在南京上海党员干部会议上讲话的提纲(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九日)
在中宣部印发的《有关思想工作的一些问题的汇集》上的批注(一九五七年三月)
毛泽东等祝贺匈牙利解放十二周年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四月三日)
欢迎和感谢波兰政府代表团访华的讲话(一九五七年四月八日、九日)
对整风运动决定草案的批语和中央关于试行这一决定草案的通知稿(一九五七年四月)
关于请胡乔木阅读《在社会大变动的时期里》一文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四月)
给张维暨夫人的信(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五日)
欢迎、欢送伏罗希洛夫的四次讲话(一九五七年四月、五月)
中央关于检查对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讨论和执行情况的指示(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九日)
给袁水拍的信(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日)
给达赖喇嘛的复电和对复电稿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二日)
接受瑞士大使贝努义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二日)
对中央关于转发全面检查肃反工作文件的批语稿的修改和说明(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三日)
接受保加利亚大使涅加尔科夫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五日)
关于《人民日报》等报纸的理论水平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接受越南大使阮康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中央关于整风和党政主要干部参加劳动的指示(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七日)
关于向苏联派遣留学生、实习生问题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七日)
对中央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关于转载《从遗传学谈百家争鸣》一文的批语和按语(一九五七年四月三十日)
中央关于请党外人士帮助整风的指示(一九五七年五月四日)
关于不再当下届国家主席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五月五日)
对中央关于各级领导人员参加体力劳动的指示稿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五月七日、十一日)
毛泽东等祝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国庆的电报(一九五七年五月八日)
给李淑一的信(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一日)
关于注意阅读整风消息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五月十四日)
事情正在起变化(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五日)
中央关于对待当前党外人士批评的指示(一九五七年五月十六日)
接受匈牙利大使诺格拉第·山道尔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七日)
接受蒙古大使苏诺姆·鲁布桑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七日)
给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第一书记达姆巴的信(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日)
关于制止税收工作中违法乱纪行为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四日)
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五日)
对转载《关于“特殊材料制成的”》一文的批语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五月三十日)
中央关于加紧进行整风的指示(一九五七年六月六日)
关于印发六月四日一份《高等学校整风情况简报》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六日)
关于转载《知识分子应怎样对待整风》一文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七日)
组织力量反击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
在陈正人对《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第三稿的意见信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
给孙燕的信(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
中央关于反击右派分子斗争的步骤、策略问题的指示(一九五七年六月十日)
关于了解清华大学动态给蒋南翔、陈舜瑶的信(一九五七年六月十一日)
关于改进《人民日报》工作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十三日)
文汇报在一个时间内的资产阶级方向(一九五七年六月十四日)
给达赖喇嘛的复电(一九五七年六月十四日)
给班禅额尔德尼的复电(一九五七年六月十四日)
关于发表赵一明发言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十六日)
关于了解北师大情况给何锡麟的信(一九五七年六月十八日)
接受朝鲜大使李永镐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一日)
对《人民日报》社论稿《不平常的春天》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七年六月)
关于接待许志行给韶山乡的信(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关于社会主义改造的提法问题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五日)
对美国《新共和》杂志一篇文章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关于印发《整风专辑》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七日)
对谭震林关于在湖南攸县贯彻民主办社和整风问题的报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七日)
关于转载和播发郭沫若对《光明日报》记者谈话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对中央关于争取、团结中间分子的指示稿的修改(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一九五七年七月一日)
关于拟在三峡游泳给中央的电报(一九五七年七月七日)
中央关于增加点名批判的右派骨干分子人数等问题的通知(一九五七年七月九日)
毛泽东等祝贺蒙古人民革命胜利三十六周年的电报(一九五七年七月九日)
毛泽东等祝贺波兰人民共和国国庆的电报(一九五七年七月二十日)
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一九五七年七月)
中央关于召开中共八届三中全会的通知(一九五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八月一日)
中央关于进一步深入开展反右斗争的指示(一九五七年八月一日)
给林克的信(一九五七年八月四日)
毛泽东等祝贺朝鲜解放十二周年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八月十三日)
祝贺印度尼西亚独立十二周年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八月十五日)
对统战部关于在工商界全面开展整风运动的意见的修改(一九五七年八月十八日)
给达赖喇嘛的信(一九五七年八月十八日)
关于同意发表《克服教条主义,投入反右派斗争》一文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八月十九日)
毛泽东等祝贺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国庆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八月二十一日)
祝贺马来亚独立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八月三十日)
毛泽东等祝贺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十二周年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八月三十一日)
对中央关于在农业合作社内部贯彻执行互利政策的指示稿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九月)
毛泽东等祝贺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国庆的电报(一九五七年九月八日)
对《为什么说资产阶级右派是反动派》一文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七年九月十二日)
对《这是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一文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七年九月十五日)
为查找《反对哲学思想中的修正主义》一文写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九月十五日)
给陈云的信(一九五七年九月十六日)
在欢迎印度副总统拉达克里希南宴会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九月十九日)
对邓小平关于整风运动的报告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日)
关于转载上海工商界批评高方的报道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关于印发《全会各小组活动情况》的批语(一九五七年九月三十日)
国庆之夜会见各国贵宾时的谈话(一九五七年十月一日)
给林克的信(一九五七年十月二日)
毛泽东等祝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立八周年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十月六日)
在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的讲话提纲(一九五七年十月九日)
对山东莒南县厉家寨大山农业社争取丰收的报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十月九日)
祝贺威廉·皮克连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总统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十月九日)
对探讨辩证逻辑对象问题的一篇文章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一日)
对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修改稿的批语和修改(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二日)
给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七日)
关于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命令(一九五七年十月二十二日)
中央关于组织讨论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的指示(一九五七年十月二十六日)
在莫斯科机场的讲话(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日)
在苏联最高苏维埃庆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会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六日)
关于公布县级以上人民委员会任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条例的命令(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六日)
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十六日、十八日)
公布关于省、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可以每年举行一次的决定的命令(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在莫斯科大学会见中国留学生时的讲话(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七日)
为感谢苏联人民的情谊给《真理报》的信(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给苏联领导人的感谢电(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祝贺诺沃提尼当选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对周扬在中国作协党组扩大会上的讲话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给张明霞的信(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毛泽东等祝贺阿尔巴尼亚独立和解放纪念日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毛泽东等祝贺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国庆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给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的慰问电(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四日)
关于讲卫生、除四害问题的批语和信(一九五七年十二月)
祝贺非洲人国民大会第四十五次年会召开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关于通知阅看浙江省委工作报告给叶子龙的信(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十七日)
给周世钊的信(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十七日)
给李淑一的信(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十七日)
给孙燕的信(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十七日)
对陈赓关于加强内地防空作战部署报告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祝贺亚非团结大会召开的电报(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对从朝鲜撤回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方案的批语(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对从朝鲜撤回中国人民志愿军
·祝贺亚非团结大会召开的电报
·对陈赓关于加强内地防空作战
·给孙燕〔1〕的信
·给李淑一〔1〕的信
·给周世钊〔1〕的信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