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最新征文 ·毛泽东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创建
·中国一定要建立自己的社会学理论
·坚定正确的信仰是民族兴旺国家强盛的精神基
·毛泽东治党、兴国的三条路径
·论毛泽东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战略与习近平的
·毛泽东思想——中国马克思主义与当代及其未
当前位置: >  > 相关报道 > 毛泽东在重庆:亦庄亦谐论和谈

毛泽东在重庆:亦庄亦谐论和谈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点击:: 日期:2018-07-01

  毛泽东在赴重庆谈判的43天里,除了忙于谈判事宜,接受采访,出席各种联欢会与宴会,还频频出访,涵盖国民党的诸多政要,各党派民主人士及文化界、艺术界的宿旧名流等。其间,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轶事。

  邂逅蒋介石

  1945年8月28日下午毛泽东抵渝后,当晚蒋介石在林园官邸设晚宴,为毛泽东一行洗尘。

  席间,蒋介石以东道主的身份举杯,对毛泽东的到来表示欢迎,毛泽东亦举杯致谢。

  是夜,蒋介石再三挽留,毛泽东暂留宿林园。分手时,蒋介石对毛泽东说:“这里很安静,希望你能睡个好觉,睡到什么时候起来都行。”

  翌日,当晨光熹微时,毛泽东便起床散步了。他沿着略显坡度的柏油路走下,转而由长满青苔的石阶缓行。曲径通幽,绿树披荫,正行间,透过繁枝密叶,依稀睹见一个人低头背手向他走来。至跟前,毛泽东叫了声“蒋委员长”,蒋介石一愣,继而笑容可掬地说:“哦,润之先生,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听说你有夜晚工作,白天睡眠的习惯?”

  毛泽东莞尔一笑:“有道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啊!委员长是否有同感?”

  “有的,有的。”蒋介石一边应付着,一边说:“好吧,润之先生,坐下聊聊。”适好路旁有石桌石凳,毛、蒋相对而坐,揭开了两党谈判的序幕。

  亦庄亦谐论和谈

  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的会客厅设在张治中的公馆“桂园”。9月的一天,毛泽东的政治秘书王炳南,把王昆仑、屈武、侯外庐等一一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高兴地请客人们落座,大家呈半月形拱围住毛泽东。

  王昆仑说:“此次谈判,前途堪忧,恐怕收效甚微。”

  毛泽东诙谐幽默地说:“国共和谈,宛似两个人谈恋爱,总要论及婚娶。现在吾党有诚意,事情先成功一半,大家再推一把,拉一把,国共两党准会结婚。”

  侯外庐教授担忧地说:“只怕剃头挑子一头热。国民党犹如病入膏肓、风烛残年的老人,共产党又好比是一位青春正茂的妙龄女郎。这样两人结婚自会希望渺茫。”

  毛泽东插话打趣说:“老头子刮刮胡子净净面,不就行了吗?”

  众人哄堂大笑。人们知晓,这是毛泽东比喻说国民党内部的自身改造问题。

  此时,王昆仑沉吟慨叹:“即使结了婚也是悲剧哟!”

  毛泽东就势悠然正色道:“当前蒋介石正玩弄着发动内战与和平谈判的两面手法,牛魔王、白骨精忽而变作正人君子。我们也要变的。要学孙悟空闹龙宫,闯地府,七十二变,外加十万八千里筋斗云……”

  在座的侯外庐脱口而出:“《红楼梦》有副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不正好说明事情在向相反方面转化嘛!”

  毛泽东接着风趣地说:“我们的目标是四个字‘和平民主’,这与蒋介石打算正相反。不过,他愿意谈,我就谈;他愿意打,我就打;他愿意边谈边打,我就边打边谈,反正我是延安来的客人,客随主便嘛!”

  一席话,于幽默中使众人深受启迪。王昆仑恍然大悟地说:“真是醍醐灌顶,顿开茅塞啊!”

  漫漫风雨故人情

  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各项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此时,与他阔别了20多年的老朋友、著名的政治活动家、“九三学社”的创建人许德珩及其夫人劳君展,更是急于与老友相见,畅叙别情,但又担心毛泽东日理万机,无暇顾及。

  可就在毛泽东到重庆的第二个周末,许德珩突然接到一封大红请帖,上书道:

  兹订于九月十二日上午十时,在红岩嘴八路军驻渝办事处,谨备菲酌候教,希拨冗惠临。

  毛泽东、许德珩夫妇接到请柬后,兴奋不已,按约定时间徒步走进红岩村。

  老友相见,毛泽东兴致颇高,三人追忆了当年他们在北大参加“平民教育讲演团”等许多难忘的旧事。

  叙谈中,毛泽东拿出从延安带来的红枣、小米等土特产相赠。一提起延安,引起两位故友的无限向往之情。此时,毛泽东谈起他初到延安时,曾获得北平的进步文化教育界朋友的关怀与支持,送来了十分珍贵的布鞋、怀表与火腿等物品。说到此处,许德珩道:“不知毛先生是否了解,这些东西是谁送的?”并指着夫人劳君展:“都是她的功劳哟!”

  那是1936年深秋的一天,中共地下工作者徐冰、张晓梅造访许德珩夫妇,其间谈及延安物资供应十分困难,吃的用的十分匮乏,没有布鞋,只得穿草鞋,领导人连只怀表都没有。许德珩夫妇当即决定用自己积蓄的300元钱,由张晓梅陪同劳君展到东安市场买了12块怀表、30多双布鞋,包装妥后交给徐冰夫妇给毛先生带去。记得当时张晓梅还问要不要毛先生打个收条,许德珩夫妇连声说:不要,不要!

  故友娓娓道出9年前的这桩往事,毛泽东深受感动,随即风趣地对作陪的周恩来说:“现在补张收条吧!”顿时席间一阵欢笑。

  实际上,毛泽东代表共产党当年收到这批珍贵物品时,是写了收条和感谢信的。1983年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在档案馆,找到了毛泽东于1936年11月2日亲笔写的感谢信,原文如下:“衷心感谢,不胜荣幸。我们与你们之间,精神上完全是一致的,为驱逐日本帝国主义而奋斗,为中华民主共和国而奋斗,这是全国人民的旗帜,也是我们与你们共同的旗帜。”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文章评论】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毛泽东在重庆:亦庄亦谐论和谈
·毛泽东雕像“洗澡”三个月重新亮相
·纪念毛泽东同志《七律二首·送瘟神》发表六十周年
·毛泽东读史说史运用自如
·毛泽东是这样学习历史的
·中美“上海公报”:毛泽东表态台湾问题不容谈判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