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最新征文 ·“农村包围城市”革命道路与马克思主义中国
·坚定正确的信仰是民族兴旺国家强盛的精神基
·毛泽东为人民服务与反腐败运动
·毛泽东传(诗)
·中国一定要建立自己的社会学理论
·毛泽东治党、兴国的三条路径
当前位置: >  > 思想研究 > 文艺思想 > 毛泽东诗词中的男儿泪与领袖情

毛泽东诗词中的男儿泪与领袖情

作者:汪建新   来源:人民网 点击:: 日期:2016-04-01


       诗人毛泽东的一生波澜壮阔,有着“欲与天公试比高”的王者霸气,“唤起工农千百万”的踌躇满志,“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英雄气概,“横扫千军如卷席”的雄才伟略,“寥廓江天万里霜”的博大胸襟。但他也有柔情似水、忧患如山、黯然泣下的另一面。尽管毛泽东曾经说他喜欢读苏东坡、辛弃疾,不太喜欢读杜甫、白居易,甚至说过“杜甫的诗哭哭啼啼的”,但毛泽东在诗词作品中也有多次洒泪。男儿有泪不轻弹,毛泽东因何落泪?为谁流泪?
       诗人毛泽东最先为慈母落泪。1919年10月5日,母亲病逝,毛泽东赶回韶山,跪守慈母灵前,悲痛至极,挥笔写下了他一生中最长的诗作《四言诗·祭母文》。“呜呼吾母,遽然而死……呜呼吾母,母终未死。躯壳虽隳,灵则万古。”这是一篇念颂母亲的绝唱,字里行间浸透着儿子对母亲深沉的眷恋和失去母爱的痛惜。毛泽东还含泪写了两副挽联,其中一副写道:“春风南岸留晖远,秋雨韶山洒泪多。”在写给新民学会老同学的信中,毛泽东曾说:“这是人生一个痛苦之关,像吾等长日在外未能略尽奉养之力的人,尤其生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之痛!”
        诗人毛泽东第二次垂泪,出现于1915年5月写的《五古·挽易昌陶》。易昌陶是毛泽东在湖南一师的同班同学和挚友,1915年3月不幸病故。两人志同道合,经常一起探讨诗词书画、关心个人前途与国家命运。当时中国内忧外患,正是男儿报国之时,而好友却撒手西去,毛泽东悲痛万分,“城隈草萋萋,涔泪侵双题”,全诗写得哀婉凄切、苍凉彻骨,句句催人泪下,感情真挚动人。
        而“泪”字出现最多的,是在毛泽东写给杨开慧的作品中。终其一生,毛泽东对他的知己、夫人、战友杨开慧情有独钟。他为杨开慧作了三首词,有四次浓情洒“泪”。
毛泽东与杨开慧情深意笃,但作为青年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他不得不四处奔波,夫妻聚少离多。1921年,他把满腔的离愁别绪写进《虞美人·枕上》。恰如《诗经·关雎》所云:“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毛泽东亦是“堆来枕上愁何状”,“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爱而相思,相思而愁,因愁而泪。在所有毛泽东诗词作品中,《虞美人·枕上》属于唯一一首纯粹属于婉约格调的作品,作品直抒胸臆,动人心魄,真可谓“情深而文明,气盛而化神”(《礼记·乐记》。
        1923底,毛泽东奉中央通知,由长沙到上海再转广州,准备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毛泽东“挥手从兹去”,写下《贺新郎·别友》。杨开慧上奉老母,下养幼子,还要从事革命工作,“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正如唐代陆龟蒙《别离》诗所云:“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算人间知己吾和汝”,“凭割断愁丝恨缕”,“重比翼,和云翥”。“热泪欲零还住”,一个“住”字,把杨开慧热烈而深厚的感情、离别时的复杂心绪、温柔而理智的性格描写得惟妙惟肖。这“泪”是杨开慧眼中之泪,也是毛泽东心中之泪。全词刚健中含柔情,婉约中寓豪放,使词的境界大为开放,使儿女情长得以升华。
         杨开慧被捕牺牲,毛泽东曾慨叹:“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1957年5月11日,毛泽东写了《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毛泽东追念的不仅是杨开慧,还有战友柳直荀。烈士牺牲后,忠魂在月宫中受到吴刚和嫦娥的热烈欢迎。“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革命胜利的消息从人间传来,两位忠魂激动万分,欢欣鼓舞。“泪飞”,既有烈士忠魂因为反动派被彻底推翻而欢喜的热泪,有仙人们为烈士飞洒的同情之泪和喜闻人间天翻地覆的庆贺之泪,也有作者本人和人民群众欢呼解放的幸福之泪。
1961年,毛泽东写了《七律·答友人》。1975年,毛泽东对帮他读书的北京大学中文系讲师卢荻说:“‘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就是怀念杨开慧的。杨开慧就是霞姑嘛!可是现在有的解释就不是这样,不符合我的思想。”斑竹,又名湘妃竹,多产于湖南湘江一带,因竹有斑点纹痕而得名。晋张华《博物志》云:“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这里的千滴“泪”原本只是传说,然而毛泽东却将其与杨开慧联系起来,使诗句的主题得以拓展,思想得以升华,足见其感情之深。
毛泽东诗词中直接出现“泪”字的情形的确不是很多,但是有些作品却很难掩饰毛泽东纵情落泪的神情。1958年7月1日,毛泽东挥笔写了《七律二首·送瘟神》。感慨于“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一心为民的毛泽东,“浮想联翩,夜不能寐”,能不伤心落泪?1963年12月,毛泽东写了《七律·吊罗荣桓》。“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毛泽东痛失战友良将,能不老泪纵横?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文章评论】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毛泽东的文化自信和美学精神
·毛泽东的文化自信和审美精神
·毛泽东的文学情怀
·毛泽东诗词在世界的传播与影响
·毛泽东诗词中的长征
·毛泽东诗词中的男儿泪与领袖情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