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最新征文 ·“农村包围城市”革命道路与马克思主义中国
·坚定正确的信仰是民族兴旺国家强盛的精神基
·毛泽东为人民服务与反腐败运动
·毛泽东传(诗)
·中国一定要建立自己的社会学理论
·毛泽东治党、兴国的三条路径
当前位置: >  > 诗词赏析 > 毛泽东诗词中的春

毛泽东诗词中的春

作者:徐廷华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 日期:2016-05-16

       自然界中的物候、山水、草木、虫鱼常出现于文人笔下,借用其或则寓意、或则抒情、或则寄志,古今皆然。作为政治家、思想家、理论家、新中国主要缔造者的毛泽东同志,除了其惊人的政治素养和搏击风雨、力挽狂澜的魄力外,于此道亦是炉火纯青。当年郭沫若所作《满江红·读毛泽东诗词》一词中,对毛泽东诗词高度赞赏,评价其乃“经纶外,诗词余事,泰山北斗”。
  细览毛泽东诗词,其内容极为丰富,内涵博大精深,选题包罗万象。地域上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景物上的天地日月、山川草木,气候上的春夏秋冬、风云雨雪,时空上的古今中外、天上人间,情感上的喜怒哀乐、悲欢愁怨……挥笔之间互为贯通、交织、融合,构成了一幅幅瑰丽多彩的画卷。读之,过目不忘;品之,感触尤深,给人以深刻的哲理启示和轻松的审美享受,也让人从中领略和审视到那个特定年代我们民族的理性、情感、思维、行为和价值取向。试说毛泽东诗词中的春,即可窥见一斑。
  春景,一直是古今中外诗家吟咏的一个重要题材。可在毛泽东的眼里,却赋予了春景一个新的生命,一个新的立意,一个别开生面的洞天。
  1961年,毛泽东在广州筹划即将召开的中共中央扩大会议,闲暇时,他读了陆游的《卜算子·咏梅》词,受到启发,联系国际政治斗争风云,“反其意而用之”,创作了一首同题词。
  起首“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句,落笔就出奇。对于“风雨送春归”,古代诗人曾发出过多少感慨,奔涌过多少愁思。如李煜的“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如陶潜的《蜡日》:“风雪送余运,无妨时已和。梅柳夹门植,一条有佳花。”而在毛泽东笔下,这一句只是一个衬笔,随即收转回来:“飞雪迎春到。”自然涌出,虽不是细写春景,却让人感到春似乎长驻人间。春象征着光明,象征着生机,象征着革命带来的希望。这首词一开始就给人一种挺拔严峻、不畏艰难的正能量,这气势为后面描写梅花的品质埋下了伏笔。
  郭沫若在1964年的《人民日报》撰文说,主席的这首词“写成于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当时是美帝国主义和他的伙伴们进行反华大合唱最嚣张的时候”,“主席写了这首词来鼓励大家,成为毫不动摇、毫不害怕寒冷的梅花,为中国人民做出好榜样。斗争了两年,情况逐渐好转了,冰雪的威严逐渐减弱了,主席的诗词才公布了出来。不用说还是希望我们继续奋斗,使冰雪彻底解冻,使山花遍地烂漫,使地上永远是春天。”
  如果说,这首词仅仅是春景的一个小点缀,在《七律二首·送瘟神》的第二首中,毛泽东则借春景抒发了其博大的情怀。诗云:“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毛泽东写此诗的起因是,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通讯《第一面红旗——记江西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当时毛泽东同志正在杭州视察工作,当天,他仔细阅读了这篇通讯,非常兴奋,非常激动。他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好!好!全国都这样那该多好!这种小虫可害人哩,余江人民消灭了血吸虫病,我看了就高兴。”第二天早晨,在旭日微风中,诗人遥对南国的天空,欣然提笔,写出了二首意蕴无限丰富的诗篇,这一天也正是中国共产党成立37周年纪念日。
  诗中的春风杨柳,红雨青山,都仿佛具有了灵性,因为“六亿神州尽舜尧”。时值大跃进的声势惊天动地,“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瘟神已无处容身,天上地下,一片光明。在红绿相间的春意里,映衬出一幅希望的画卷,也宣扬了必胜的信念。
  “春江浩荡暂徘徊,又踏层峰望眼开。风起绿洲吹浪去,雨从青野上山来。尊前谈笑人依旧,域外鸡虫事可哀,莫叹韶华容易逝,卅年仍到赫曦台。”这首诗是毛泽东1955年10月4日致周世钊信说“……读大作各首甚有兴趣,奉和一律,尚祈指教”所写的。原无标题,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出版《毛泽东诗词选》时,为该诗加了《七律·和周世钊同志》的标题。诗记当年登长沙岳麓山的春景。那是1955年6月20日,毛泽东游罢湘江,和周世钊等登上岳麓山,诗人仿佛在深情地叩问老同窗:你还记得那江、那山、那风、那雨么?全诗色彩鲜丽,景象壮观,情景交融,感染力强。尤其是后四句,看似斜枝远扬,似题外之语,实是更加增添了“尊前谈笑”的内涵。
  毛泽东诗词中,直接写春景的诗作不多,可在这春意盎然的时节,诗人诗情勃发,却创作出了不少诗词名作。如1927年春写的《菩萨蛮·黄鹤楼》、1931年春写的《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1949年4月写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同年4月29日写的《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乃至1964年春他写的最后一首与春天有关的诗作《贺新郎·读史》。
  特别是《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一诗中,那句“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今天读来,依旧新意迭出,温故知新。今天的“穷寇”当然已不是蒋伪残匪,而是阻挡中国人民改革进入深水区的那些隐藏的蛀虫,打“老虎”、拍“苍蝇”,是时代所期,事业所需,人心所向。因为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文章评论】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毛泽东诗词的民族和时代精神
·记录长征的不朽史诗——品读毛泽东的长征诗词
·脚下千秋史,马上一首诗——毛泽东长征诗词读札
·毛泽东诗词中的秋
·毛泽东诗词中的夏
·毛泽东诗词中的春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